吴永春(二王案件 中我发现一个细节 知道的人不多了 希望知道的说下)

吴永春电影影评人气:980时间:2022-09-02 20:30:03

谁知道80年代抓捕王大王二的案件具体过程
不好意思,我也不太清楚,你可以到上查一下。
三江原县长吴永春现在调哪任职
柳州市交通运输局
东北二王案,他们是新中国第一次全国悬赏通缉的通缉犯,会受到怎样的制裁?

东北二王案在中国刑事侦查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犯下了震惊全国的巨大谋杀案,而且因为他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批悬赏名单上的通缉犯。他们也间接影响了83年的严重袭击,曾给全国人民带来巨大的恐慌。

这两位国王是王宗芳和王宗伟。他们是沈阳来的兄弟。王宗芳(音译)和王宗伟(音译)都是中学教师家庭的二、三孩子。数据显示,二王的父母并不重视孩子的道德教育。相反,他们溺爱他们的孩子,保护他们的缺点。他们从小就养成了吃饭和偷懒的习惯。这为他们后来的滔天罪行奠定了基础。小王从小学起就和扒手有过接触,曾因偷窃被捕过几次。1979年,就在他结婚三天后,他因盗窃罪被判处三年监禁。

在王宗芳案中,他的母亲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当她得知儿子即将被捕时,她丢下学生,带着儿子逃走,把他藏在一个亲戚家里。有了这样的父母,像这两个国王这样的罪犯出现就不足为奇了。

1983年2月12日中午,王宗方及其兄弟从监狱获释后潜入空军463医院行窃。王宗芳撬开了商店的门。王宗伟在外面放哨。医院工作人员发现王宗伟的样子可疑,便把他带到医院问话,随后抓住了王宗芳。医院正准备报警时,王宗伟突然用枪袭击,当场打死了周世民。随后又闯进隔壁房间,杀害了孙维金、刘福山、毕继兵,打伤了吴永春。

王宗芳和王宗伟兄弟匆忙逃离犯罪现场后,却在现场留下了他们的准入证,照片、姓名、一切都在里面,想躲起来,也躲不了。由于王家在香港和美国都有亲戚,他们经常通信。二人想要越洋南逃。在家中,他们拿出写有香港和美国地址的信件,像护身符一样随身携带。

案件发生后,警方接到报案,迅速确认了王宗芳和王宗伟的身份。他们立即派人到车站和主要交通道路上阻止他们。但由于一步一步地检查证实,耽误了宝贵的战斗机,“二王”已经趁着差距跳上了南下的火车。两位国王的恶行甚至惊动了中央政府。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彭震甚至下达指示:一定要抓二王,活着要见人,死了要见尸!公安部很快在全国范围内悬赏捉拿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批逃犯王宗芳和王宗伟。

当王宗芳和王宗伟兄弟乘火车去衡阳时,他们遇到了警察要检查驾驶的乘客,因为他们在王宗芳的手提包里发现了手枪。当他们被审讯时,王宗伟打开了门,打伤了警察。这两名男子趁火车紧急停车时跳车逃跑。因为这列火车是开往广东的,警方认定这两人是开往南方的,所以他们封锁了所有可能的出口。但警察万万没想到,二王并没有南下,而是留在了湖南衡阳。

2月17日,王宗芳、王宗伟兄弟在衡阳冶金机械厂抢劫了一辆自行车,并将张冶良杀死,蒋广桂受伤,李瑞玲、刘重阳三人,衡阳警方阻拦前逃逸。3月3日,第二王偷偷潜入武汉,将其偷偷送入武汉第四医院理疗室,并将该院实习女医生周建元撞倒昏迷。

3月25日,二旺在通过武汉岱山检查站时,遭遇警方检查。这两名男子杀死了民警王云和李新艳,以及工人熊继国和陈振健,抢走了王云的手枪。随后与岱山派出所民警发生枪战。“二王”见了路过这里的武汉工人詹晓建,打了又退。王宗伟开枪打死詹晓建后,“二王”夺车潜逃,从武汉消失。直到8月29日,二王逃到淮阴,抢劫了一家百货公司的销售额达2万元,然后逃走,再次进入警方的视线。

此案发生后,警方一直在追捕二旺,再加上这起案件惊动了中央,在全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当时人们几乎都在谈论“两王”颜色。甚至还有女人在哄孩子时会说“再哭两王来”等来吓唬孩子。但由于二王极其狡猾,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逃脱了警察的追捕,逍遥法外。

在淮阴犯罪之后,警方终于锁定了两王的下落。江苏、山东、安徽、河南、上海等省市联合监测“二王”动向,调集兵力围剿“二王”。为了躲避大网,二王迅速远离淮阴。他们带上在山乡野地睡过的蚊帐、长筒袜和其他装备,在短短14天内骑自行车从江苏到安徽再到江西,试图从广东和福建逃往南方。

但天网磨得慢,而且肯定会磨。天网如此之长,覆盖了整个中国。埋葬这两位国王的坟墓很久以前就被挖掘过了。九月中旬,在广昌县发现了王家二人,并开始了抓捕他们的战役。包括公安人员、武警和民兵在内的3万多名警察,以及二炮和一架直升机,在江西省一个林场的山上围捕了这两名男子,并将他们杀死。

至此,两王案件终于破获,死伤无辜群众和公安人员共18人,两王案件终于得到法律的批准。这场历时7个月、跨越中国数千英里、动用了数万名警察的追捕行动,在中华民国历史上留下了一个印记,也是第一次国家悬赏缉拿一名通缉犯。恶有恶报,做坏事的人最终会受到惩罚。我希望随着法律制度的完善和检测能力的提高,这样的恶性案件不会再发生。


二王案件的细节是什么?

“二王”他们家在香港和美国都有亲戚,陈玉芝按辈分应该算是“二王”的堂姐,“二王”文化不高,带着信就是为了上面的地址,想在偷渡的时候给蛇头看或到了美国找人打听地址时候用,犯罪也需要智商的,如果“二王”有点脑筋和慎密思维,就不会在火车上露陷了,真让他们逃到广州,估计抓起来就难了。

这封信是二王在美国亲属所写,二王携带此信,主要是因为这封信上有其在美国的详细地址,他们意图南下,偷渡到香港,从香港想办法去美国投奔这个亲属。


全国大追捕:“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始末,后来怎样了?
后来东北二王逃到了东北,被东北的警方找到,他们不服从逮捕,跟警方发起了搏斗,最终落败,警方把两个人逮捕。
二王为什么杀人


二王案件 中我发现一个细节 知道的人不多了 希望知道的说下

“二王”即王宗坊和王宗玮兄弟俩,沈阳人,新中国第一张悬赏通缉令上的通缉犯,震惊全国的大案“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的主角。

从1983年2月12日二王在沈阳犯下第一起命案至9月18日被警方击毙的七个月之间,‘二王’凭借枪支和手榴弹打死打伤公安执法人员和无辜百姓18人(打死9人伤9人),五次逃脱警察的追捕。二王逃亡期间,谣言迷漫全国,给民众带来一定的恐慌。最后二王逃到江西广昌的盱江林场的一座山上。由公安、武警、军队、民兵组成了近三万人的围剿队伍(包括武汉空军部队的一架直升机),形成了四个包围圈,将二王击毙。

案件细节: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二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两个罪犯怎样走向杀人犯罪的深渊,又怎样逃避打击,也是人们急于想知道底细的一个谜。其实,事情并不玄妙,也谈不上复杂。

王宗坊和王宗玮的父母,多年来在东北机器制造厂中学当教师。在三个男孩子中,王宗坊和王宗玮是老二、老三。历史的和现今的许多事实证明,“二王”的父母对于自己的子女不注重思想品德教育,并常常护短、溺爱,从小养成好懒馋滑恶习的王宗坊(坊),念小学时候就混迹在扒手之中,在闹市里掏包行窃,开始了撬门砸锁的生涯。1974年和1975年,他曾两次被收审。1979年他在沈阳大东区辽沈卫生院当药剂员期间,又因盗窃被捕,判刑三年。这次行凶作案的日子,正是他新婚后的第三天!

过去王宗坊犯案,他的母亲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当她得知儿子要被捕法办的时候,她扔下学生不教,带着王宗坊北逃,将犯罪儿子隐匿在亲属家里,儿子被缉拿归案了,这位“人民教师”受到公安部门的拘留处分。有这样的家长,在这个家庭里长出“二王”也就不足为奇了。

再说老三王宗玮,1976年1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80年复员,同年8月份分配到东北机器制造厂六车间当工人,在厂工作二年多,他举止文雅,说话和气。红榜题名居然有他一个。难怪发事那天,公安局找到六车间党支部书记,提到王宗玮是杀人重大嫌疑犯时,他愣住了!可见王宗玮已学会了一套伪装的伎俩呢。

1983年2月12日,沈阳风景区小河沿北岸的解放军某部医院。由于是大年三十,中午军医院在院内俱乐部里给全院职工放映电影,所以军医院的大楼、松林、院落一片寂静。就在这个时候,两个青年人,悄悄地走进军医院的大门。推着自行车的小个子走在前面,一身空军打扮,戴个口罩的大个子跟在其后十几米,他们奔军医院的小卖部走去。

吴永春见这两人十分陌生,正感纳闷之际,军医院政治部副主任周化民迎面走来。吴永春马上向他汇报了这个情况。周化民听了吴永春的汇报,立刻警觉起来,问:“那两个人在哪儿?”

吴永春看到的大个子青年站在俱乐部门前,刚才穿着的黄军装上衣,已换成了蓝上衣。那耸着的肩膀和插在裤兜里的手,以及不合身的短小上衣,使他看起来十分可疑。

周化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高个子,他身体瘦长、有点驼背。冬瓜长脸细眯眼睛单眼皮,两边眼角往下耷拉着,说话轻声细语。

大个子将左手从裤兜里抽出来,右手仍在裤兜里纹丝不动。他慢慢掏出一个保密厂的入厂通行证,把它交给周化民。通行证上没有工厂名头,只有姓名、年龄、职务、车间等栏目,上写:王宗玮,26岁,工人,六车间。

吴永春突然想起失踪的小个子,便转身走出大楼,钻进停放在俱乐部门前的一辆吉普车里,透过车窗,扫视着大院。

不一会儿,迎面来了一个身着空军服装的骑车人,红帽徽、红领章。吴永春以为他是内部人,没有引起注意。奇怪的是这人竟在院子里绕起圈子,并且一个劲地左探右望。“是那个换了上衣的小个子。”吴永春立即从车里蹿出,一下子将小个子拦腰抱住。这突然袭击,吓得小个子将自行车摔在地上,挣扎着喊叫。

吴永春低头看到小个子手拎的黑提兜里露出整装的凤凰烟和一个钳子把,立即想到这个小子可能偷了小卖部。恰好军医院教导员刘福山走进大门,于是连同赶来的炊事员老王,一齐将小个子拽到门诊大楼。进了大门,一阵吵吵嚷嚷,惊动了在外科诊室盘问大个子的人们,大家蜂拥而出,都奔小个子而来。大个子也乘机溜到门口,一直看着人们把小个子推进外科诊室隔壁的住院处办公室里。这时周化民把愣在门口的大个子推回外科诊室。房间里只剩下周化民和大个子两人。

此时医生孙维金、司机毕继兵、助理员卢文成和工人李作舟等都闻讯赶来。刘福山将小个子用曲别针临时别在领子上的领章拽下来,再把拎包打开,往桌子上一倒,除3条凤凰牌香烟外,还有1把钳子,还有1000多元现金、30包味素,以及作案用的锥子等。小卖部的人员赶来确认,这些钱和物品是从小卖部偷出来的。刘福山示意搜身,吴永春和毕继兵扭住小个子胳膊,搜他的上衣口袋,刘福山摸他的前胸,突然像是摸到什么。吴永春见刘福山脸色骤变。这时,小个子突然全身颤抖,发出野兽般的“嗷嗷”声。

此时从外科诊室里突然传出“砰砰”几声枪声,住院处里的人一愣。卢文成快步走出住院处,想要看个究竟。一出门,就被手拿五四手枪的大个子击倒在地。

刘福山一看情况危急,便喊着:“坏人行凶,赶快对付!”一个箭步蹿到房门旁边,操起一人高的挂滴流瓶用的铁架子,隐蔽起来。孙维金急忙抓起电话筒,向保卫部门报告情况。

大个子猛地推门进来,向正在打电话的孙大夫举枪便射,孙维金倒在地上。隐蔽在房门后的刘福山举铁架砸向大个子,大个子一斜身子向刘福山开枪。刘福山被子弹击中,慢慢地倒在血泊中。

吴永春和毕继兵此时始终抓住小个子不放。由于小个子被揪在前边,大个子不便射击。如果就这样僵持下去,也许凶犯很难再有什么机会,但刚入伍的毕继兵经验不足,突然撤身要寻武器,被大个子抓住机会击中,吴永春也由于主动出击露出破绽被一枪击中。脱身后,小个子说:“这小子没死,妈的,他最坏,再给他一枪!”

“砰”,又是一声枪响!……

过了一会儿,吴永春挣扎着爬起来,低头一看,他脸上、身上满是鲜血,一颗子弹穿透他的两颊,一颗子弹从脖子射进。他用帽子堵住漏气的喉管,艰难地走出大楼,拼尽力气嘶哑地呼喊:“快抓贼呀!快抓凶手呀!”

下午1点10分: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接到报案电话。局长和刑警队政委、队长带着刑警和武警,分两批先后于1点25分和1点35分到达现场。

下午2点10分: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派出追击小组,沿路访问群众,追捕凶手。

几分钟之后,辽宁省公安厅和沈阳市公安局的领导也都赶赴现场。

公安人员立即对现场进行了勘查,从两个房间和走廊里,共发现13枚五四手枪的弹壳。周化民、刘福山、孙维金、毕继兵四人身亡。吴永春、卢文成、李作舟三人重伤。

现场,拾到大个子扔下的一个黄挎包,包里有一把钳子和一把螺丝刀。

随后在李作舟手里找到长方形的蓝色“通行证”一张,上面贴着一张面色阴沉的人头照片,旁边写着王宗玮的名字。目击者证实此人正是凶手。

下午3点30分,另一个小个子的犯罪分子也被确认,他就是王宗玮的二哥,刑满释放分子王宗坊。

警方当即派人去车站、交通要道阻截。但由于查证时间的浪费,贻误了宝贵的战机,30分钟前,“二王”已蹿上了南下的列车。

免責聲明: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郵件至:0898nchw@gmail.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Copyright © 2019-2022 泡泡影视. 湘ICP备2022004206号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明星